当前位置:主页 > N慢生活 >政治100分、经济0分的新台币
 >

政治100分、经济0分的新台币


评论131条

随着日本政府即将到来的新年号,日币上的人物也将之改版,其中备受瞩目的是5,000日圆上的津田梅子;何许人也?她是明治时代的教育者、日本女子教育的先驱。货币是当代社会日常生活必需的东西,而政府作为发行者,决定了货币上的象徵图样、也是建构民族认同的具体象徵。一个民族国家的文明程度,大抵也能从这些指标略窥一二;至少这是个表达官方政治立场的绝对领域。

政治100分、经济0分的新台币
不只是日币上出现女性头像,美元也计划在2020年之后,计划在新版20美元钞票的正面,由换上曾是女黑奴、后来成为着名废奴主义者的塔布曼(H.Tubman)头像;细数美金上出现过的女性人物还不少:海伦.凯勒(HelenKeller)、社会改革运动家苏珊.安东尼(SusanAnthony)曾被放到硬币上;宝嘉康蒂(Pocahontas)、玛莎.华盛顿(MarthaWashington)也曾出现在纸币上。

政治100分、经济0分的新台币


这都是肯认一个国家的进步兴盛、也是性别平权共同实践的成果;在各行各业中的杰出贡献,都是这个国家富强的基础。政府藉由货币上的肖像,来肯认表彰不同领域的重要性,这也是民主国家的重要内涵:民主政治不该是单一的强人领导而已。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绝对不是只有特定性别、或是某一执政党、乃至于特定统治者的功劳而已。

因此这次日币改版,让推动女子教育的先驱,津田梅子,得以登上版面,就有更多机会,让该国认识性别平等的议题;于此同时,医学家北里柴三郎、银行家涩泽荣一,也分别将在1,000日圆跟10,000上出现。无独有偶,实际上世界各国都常用货币肖像,来表徵一个国家富强的内涵想像,例如:

说到唱歌艺术殿堂,一定不会漏了雪梨歌剧院,而100元澳币上正好有女高音歌唱家内莉·梅尔巴(1861-1931)的肖像。如果喜欢的是演奏音乐,就到重视艺术的德国去,100马克上的克拉拉·舒曼(ClaraSchumann)是浪漫主义最重要的钢琴师之一。如果是推崇文学呢?1000日圆上的夏目漱石、5000日圆上的樋口一叶,20马克上曾有Droste-Hulshoff,都是该国文坛中相当重要的文学家。如果喜欢的是绘画呢?韩元50,000纸币上的申师任堂,其草虫画在该国,可是有引来禽鸟着实的画技传说;如果崇尚的是科学呢?首位获得诺贝尔奖的女科学家,玛丽·居礼(MarieCurie),出现在1980年代末波兰20000兹罗提纸币、以及欧元取代法郎的法国500法郎钞票上。

货币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基础载体。而一个国家的经济要富强,各种行业领域都要要活络才是;拼经济当然要考虑政治,因为国家政策在各行各业中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但是搞政治就不能只想到争权夺利、偶像造神而已。

检视本国货币,有科技、生态、运动、教育⋯⋯等主题,人物肖像就只有孙中山跟蒋中正。硬币部分,则是除了相对少见的莫那鲁道(2001年发行20元硬币)、蒋渭水(2010年发行的10元硬币)以外,其他的肖像部分,还是孙中山、蒋中正,了不起再多一个蒋经国。从货币肖像来看本国经济的代表性产业、或价值内涵的代表性人物的话,新台币活脱脱就是「政治100分、经济0分」的样版。

去年约莫此时,立委高志鹏办理了「新新台币设计比赛」,强调国币上应该要展现「国家价值」;接下来一连串的批评,莫不围绕着「劳民伤财」跟「意识形态」打转。但实际上,货币汰旧原本就是既有的成本,而国家价值本来就是种意识型态,此二种批评并没有什幺值得深究之处。我们应追问细究的是:台湾的国家价值是什幺?意识形态是可以讨论、也需要藉由讨论,来丰富其内涵的东西。

以1000日圆来说,从1963年的伊藤博文(政治家)、到1984年的夏目漱石(文学家)、到2004年的野口英世(细菌学家),再到接下来北里柴三郎(医学家),一路可见日本的国家意识形态是如何广纳各行各样的专业;也可从上述时间点上,发现日本大概是20年改版一次。其他国家其实也差不多:瑞士目前发行的是2016年的第九版瑞郎(CHF)、前一版是1995年出版的纸币,时隔21年;而欧元(€,EUR)就比较短了:目前发行的是2013年的第二版、第一版是2002年发行的,时隔11年。

所以国币改版,其实是一种常态。当前台湾的国币,远从1981年就开始使用的五元、十元硬币,到最近一版是2005年发行的五百元、一千元纸币,其实新台币真正到了该改版的时刻了。先不论目前新台币上面的肖像人物,功过至今都充满争议,台湾的国家意识形态,也该跳脱偶像崇拜跟强人政治了。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