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N慢生活 >AppWorksCTO梁子凌:科技业因DeepLearnin >

AppWorksCTO梁子凌:科技业因DeepLearnin

评论139条
AppWorksCTO梁子凌:科技业因DeepLearnin

台湾科技业有着这幺一段因半导体而辉煌,却又因代工逐渐衰落的时光,而到了今日,网路与软体也成了未来希望的必经之路。这次我们专访到负责技术策略与布署,同时主导工程辅导的 AppWorks 新任 CTO,梁子凌,从他丰富的外商科技从业经历与视角中,见证这十多年的台湾科技发展史。以下将由第一人称撰写。

人类还无法驾驭网路,是 WEB 1.0 泡沫的破裂主因

我刚好毕业于 2000 年,那个「科技新贵」兴起,但位于台湾高度成长尾声的年代,身旁也有几个进联发科、华硕等系统厂的同学,现在都已经赚饱饱退休了,加上参与产业刚好都符合近十几年台湾科技发展的主步调,所以称得上是亲眼目睹台湾兴衰吧。

我第一份正职工作就是创业了,是做蓝牙技术的相关产品。那时正是功能手机起飞,PC 正好的年代,硬体产业也一片兴荣,而会选蓝牙作为创业,也是因为蓝牙是一种想把所有东西通通变无线化,非常有野心与革命性的技术;同时标準刚出来时也存在很多漏洞,又贵又难开发,可说是洪荒时代,加上刚毕业所以抱着一股「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傻劲去做。所以进业界时一开始有跟到一点 WEB 1.0 的尾巴。

当时我有去硅谷闲晃一阵子,观察到创业者所提的案子几乎只要跟网路有关就拿得到钱,拿完钱后投资人也不太会管你,只看故事不看商业模式,真的是很疯狂的时代。我认为那是人们第一次真正了解到网路的威力,但还不知道怎幺驾驭它的一段时期,也因此反映在财务现实就是泡泡越吹越大,后来就很快速地破掉了。

但其实这中间最惨的不是创业者,因为他们起码有学到 know-how,造就现在网路业可以更成熟。最惨的反而是投资人,简直血本无归。与现在两个时代比起来,产业本身与网路从业人员的 know-how 已经成熟非常多,也发明了更多实际有效的指标衡量经营是否成功,再加上 Facebook、Google 这种精确投放媒体兴起,所以现在看起来反而网路业理性很多,目前比较像正常的景气循环而不是 2000 年的泡沫爆炸。

踏入影像、手机产业

后来有做出一点名声,当时世界最大蓝牙晶片厂 CSR,本来想在台湾设点有找我,但后来还决定不去,也不想一直作蓝牙技术,最后决定把创的蓝牙公司结算了一下卖掉。但毕竟毕业后就直接创业,深刻体会到从实战可以学到哪些事情,但也一定有哪些东西学不到。在机缘之下,抱着「想学一下正规军的作战」的心情加入了 SONY 的在台研发中心,全称叫 SIMT ),以开发 IC 设计跟模组设计为主;在里面也真学到了大公司的作战技巧。我在里面主攻相机与高阶视讯会议系统的影像感测器。

从环境上来看,因为那时也正是数位相机刚面世,Digital Imaging 正準备爆发的年代,当时的手机大部分还不能照相,业界正想尽办法让这件事普及。联发科当时也靠做光碟机晶片正水涨船高,同时已开始投入手机晶片。做了一小段时间到了 2006 年,我又开始想学做手机,所以到了飞利浦半导体的手机部门,也因为我之前有做过蓝牙,上手会熟悉一点。这段时间可说是公司教会我的事情,远比我贡献给公司的还要来得多。但后来在台扩张的计画失败了,就选择优退方案离开了。

我那时有一只 NOKIA N95,在 iPhone 出现前,N95 就称得上是当时的「dream machine」了。而那时候也观察到第一代 iPhone 称得上是「不会做手机的人做的手机」,但之后每一代,不管在工业设计、软体与性能上都有令人惊奇、突破式的大耀进。之后 Nokia & Ericsson 就开始被 iPhone 取代,慢慢走向死亡。

之后去了美国的 Newport Imagining,专做高阶的航太遥测卫星&军事用途影像感测器,甚至有跟 NASA 的喷射推进实验室的合作经验。比起 SONY,这间公司的技术更高阶也更 Niche。

在这段时间功能性手机正爆炸当红,因此台湾养出了华宝&华冠两家手机 ODM,光做 NOKIA 与 Motorola 的案子就非常赚了。我自己主要工作也都是在支援这两家,但智慧型手机的影子已经有一点点成型了,已有触控式萤幕手机出现;但这时还是以电阻式萤幕为主。顺带一提,iPhone 之所以真正具有革命性是因为它採取了电容式触控,从它以后人们才知道手机可以用「滑」的,不像电阻式还要拿只笔或指甲点来点去。

AppWorksCTO梁子凌:科技业因DeepLearnin
见证日本、台湾面板被韩国打趴

但后来就是液晶面板大爆发来临了,Sony 也在 2008 找我回去,但这次是以 Senior Manager 负责电视面板&电视影像处理晶片。因此也见证这几年中 Sony 面板从高峰直直摔落底的阶段。一开始 Bravia 处于高速成长期,来台採购大量面板,专订友达&奇美的货。不过面板产业后来会变鸡蛋水饺股,就是被韩国低价战略乱到,正在变成 Commodity,面板从一吋一万块台币变成一片低于一万块。

而那时也碰到 2008 亚洲金融风暴,之后台湾的组装供应从 2010 年也逐渐受到中国红色供应链影响,低价的大陆面板厂开始起来,SONY 与台湾友达、奇美等企业在大陆、韩国双面夹杀影响而衰落。

随着 Deep learning 兴起,科技安全领域将是下个热门!

最后在 2014-2015,也就是加入 AppWorks 之前最后一份工作是到美商 Crossmatch,学习「国防军用等级」的生物辨识技术。许多美国机场的指纹辨识系统即是向 Crossmatch 採购。

在这边介绍一下安全科技区分 Security 的三个层次:Something you know,再来是 Something you have,而最高级就是 Something you are了。跟台湾只扫大拇指不同,美国跟日本是 10 只手指头都会全扫,用大数据辨别你的特徵值,顺便拿来作为犯罪资料库的参考。

靠 Deep learning 与相关科技兴起,事实上安全管控市场现在非常热门。像是摄影机以前无法让一两个警卫就能即时监控整个工厂或大楼,但现在这件事突然成真了,原因就是现在 AI 已经可以识别摄影机的即时状况。有了 Deep learning,只要拿资料训练 AI 就可达成,也不用再自己辛苦设计特定演算法。自动驾驶也是一样的状况,前几年好像还很遥远,但今年已经马上成真了。

现在正是科技业与 Deep Learning 相关产业大洗牌的时段,也是创业的绝佳时机;你看那些以前专精机器学习的老教授现在都叫苦连天就知道了。不过从另外一面来看,台湾的人工智慧确实也差了人家一大截,像今年 ImageNet 人工智慧大赛已被中国包了很多冠军,如果我们现在不开始急起直追, 可能就连门票都没了!

将在 AppWorks 为团队带来业界观点

会加入 AppWorks 一方面也是跟里面不少人都算熟,从第八届 Demo Day 就开始帮忙直拨了,也看着团队们很需要技术底的 Mentor,自己就跳下来了;另一方面之前我一直都在外商工作,从外商角度来看,就会觉得台湾科技业真是被代工的廉价毛利供应链害惨了,所以希望能为改变台湾代工製造的旧思维尽一份心力,创造真正的网路经济价值,加入 AppWorks 啰!之后也希望发挥一点业界经验,对团队在工程上有所助益。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