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S悠生活 >产品想红,找这位鬍子哥就对了 >

产品想红,找这位鬍子哥就对了

评论503条
产品想红,找这位鬍子哥就对了

每家成功的新创公司背后,都有一支精彩的影片。

这句话也许稍微夸大,但优质的产品加上好看的影片,肯定如虎添翼。不怎幺样的产品,靠着影片行销,也可能带来出乎预料的成效。

对于名不见经传的新创公司,以及寻求募资的无名小卒,尤其如此。没有经过适当的宣传,产品再好也可能沦为 App Store 里静默的遗珠,但若拍出一支在社群上造成轰动的影片,势必一鸣惊人。

影片对于新创公司的重要性,也孕育出专门设法运用影像「解释」新服务或新 app 的公司。来自洛杉矶的 Sandwich Video,就是乘着这股科技创新浪潮而起。如果你很关心美国硅谷创新事业发展,又或者单纯热爱试验新 app,一定都曾看过 Sandwich Video 的杰作。

新产品的最佳代言人

Sandwich Video 最知名的作品,大概就属 2013 年最夯的群众募资专案:多合一信用卡「Coin」,一释出 40 分钟内募资目标达阵。创办人 Kanishk Parashar 说,他们委託 Sandwich Video 製作的宣传影片功不可没。

在这支已经创下近千万观看次数的影片里,既没有身价几亿的好莱坞大帅哥,也没有香车美人。从头到尾只有一个看起来有点宅、顶着稀疏的头髮、不修边幅的鬍渣、小腹还微凸的中年男子,面无表情、平铺直叙的念出产品的文案,用着粗粗短短的手指展示黑色的 Coin 信用卡,但是竟然一点也不无聊,反而有种恶搞的趣味,一方面却又很实在,彷彿隔壁邻居阿伯诚恳的跟你推荐什幺新奇好康一样。

那位男主角,便是 Sandwich Video 的创办人 Adam Lisagor。

不成 Geek 创业家,那就变成帮助 Geek 创业的创业家
产品想红,找这位鬍子哥就对了

成立 Sandwich Video 之前,从知名导演摇篮纽约大学毕业的 Adam Lisagor,本来在电视与电影产业担任后製角色,曾经担任明天过后、倩影刺客等好莱坞大片的视觉特效。不过,他觉得工作愈来愈乏味。2009 年,隔壁城市旧金山蓬勃的新创科技氛围网罗了他的注意力,他辞掉工作也想「创业」,跟朋友一同开发了 Twitter 第三方 app「Birdhouse」。但终究不是那块料,他没能像蓝色小鸟一般靠着程式与设计飞上枝头,美国底特律创投 Ludlow 合伙人 Jonathon Triest 毫不客气地说,「那个 app 烂透了。」

不过,Jonathon Triest 话还没说完:「但是影片超好笑的。」没错,Adam Lisagor 没忘了发挥所长,为自己的产品拍片。结果 1.99 美金的 app 没什幺人下载,反倒风格特异的影片大红大紫。大企业小公司纷纷找上门,先是 Genetech 要他帮忙为「冷门 app」重新以影片包装,接下来 Lyft、Jawbone 通通跑来排队,甚至以品味挑剔闻名的 Twitter、Square 共同创办人 Jack Dorsey,都请他用影片「说明」当时令人有些摸不着头绪的新形态支付服务。

就这样峰迴路转,Adam Lisagorr 当不成网路创业家,却在幕后帮助他们光芒万丈的站上舞台。

产品想红,找这位鬍子哥就对了

他成立了 Sandwich Video,专接网路公司的案子。本来影片全部都是 Adam Lisagorr 一人自编自导自演,偶尔找个 freelancer 配合,但是生意多到实在应接不暇,他陆续透过 Twitter 等管道招募新伙伴,现在 Sandwich Video 也算是有 30 个人的新创公司,几乎每个人都能编又能导。当然,扮演最佳男主角的,大多仍是天生富有喜感的 Adam Lisagorr 本人。

产品想红,找这位鬍子哥就对了

于是,你能看到他一下子用 Coin 刷卡、一下子在车里操作智慧型导航 Navdy、一下子西装笔挺、一下子又当起真正的老闆,描述 Slack 到底有多好用,然后又戴起假髮,在家里收 Warby Parker 的眼镜包裹。彭博商业周刊形容,Adam Lisagor 活脱脱就是「硅谷 Geek 及科技产品忠实信徒的样子」,他对广告人奉为荣耀的创意奖项毫无兴趣,新创文化的大鸣大放才使他深深着迷。

Adam Lisagorr 深谙那些对外界宛如屏障的技术术语,是个可以沟通的家伙,是创业家非常喜爱找他拍片的原因之一。加上「他的风格看起来不像广告,而擅长用很酷的方式表述产品」,生意源源不绝。创业家负责改变世界,剩下的,就交给他了。

靠着拍摄这些 app 或服务的短片,已为 Adam Lisagorr 赚了一辆 Audi,以及一幢在洛杉矶的公寓。

新创界的星探,改用股权当报酬

不过,钱也不是这幺好赚。新创公司或必须上募资平台寻求大众帮忙圆梦的技术小子,刚开始通常都没什幺资金。儘管帮别人拍广告是一种很旧的商业形式,但作为一家怀有 Geek 基因的公司,Sandwich Video 採取了创新的方式:不求全部以现金支付,而同意客户以一定比例给予现金与股权。这个对影片製作产业来说有些反常的做法,出自 Flipboard CEO Mike McCue。他们 2010 年刚创立时请 Sandwich Video 拍了影片,Sandwich Video 首次接受以股权为部分酬劳,而今,Flipboard 估值已达 8 亿美金。类似的例子还有,Google 收购让使用者以手势控制各种 app 的新创公司 Flutter 时,他也从中获得丰厚收益。

产品想红,找这位鬍子哥就对了

Adam Lisagorr 促狭的笑说,他最后悔的莫过于没及早在帮 Square 拍片时,就要求以现金加股权的方式作为报酬。虽然目前 Sandwich Video 一支影片索价 10 万美金,但毕竟那时两家公司都只是初生之犊,他也不敢跟 Square 狮子大开口,但现在 Square 身价可是有 60 亿美金之多。

产品想红,找这位鬍子哥就对了
Sandwich Video 客户

不得不说,Adam Lisagorr 眼光的确非常锐利,「我只帮我觉得有趣的产品拍片,而不是把拍片当成一种工作」。而他中意的公司,居然恰恰好最后大多都能通过市场考验,在失败率极高的新创世界大放异彩。前面提到的 Lyft、Jawbone、Square、Flipboard,无一不是硅谷宠儿,集媒体光环于一身。不止如此,Uber、1Password、Salck、Summly、Airbnb、Dayone 这些现在金光闪闪的新创公司一字排开,最初可都是靠着 Sandwich Video 打开知名度。

最旧的广告产业,最新的商业模式

因此,他不会让 Square 这种令人扼腕的生意重演。现在,凭着过人的命中率,以及在新创圈打滚多年的经验,Sandwich Video 要跨入一个截然不同的场域:投资。他们与前面提到的底特律创投 Ludlow 合作成立天使基金, 以 10 万美金与 30 人团队拍摄的影片,换取 10 万美金的股权。

Ludlow 合伙人 Jonathon Triest 鼓吹 Adam Lisagorr,「你比任何创投都更早接触到那些公司,也比大众快了几百步,这就是我身为一个对创业家极饥渴的创投,最需要的明灯了。」

「钱多得要命。创投还得说服创业家,拿我们的支票,别拿其他人的。」Jonathon Triest 说,Adam Lisagorr 能给的是真实的价值。以影片换股权,听来有点古怪,也不是所有新创公司都想以此为代价,但是对于準备进行群众募资、极需在短时间内大量曝光的公司,未尝不愿一试。Adam Lisagorr 说,他仍只会为自己感兴趣的公司拍片,与投资。

除了小公司之外,其实 Sandwich Video 也很受大企业如 ebay 的青睐,他们甚至也已涉足电视广告。不过世上没有完美的事情,纵然 Coin 的点子技惊四座,影片神乎其技,但是至今仍然只闻楼梯响,出货一再延迟。这种案子万一一多,恐怕也有损 Sandwich Video 的形象,毕竟 Adam Lisagorr 等于 Coin 的「代言人」。他忧心,网友会把他的脸跟对产品的失望联繫在一起,当邻居阿伯不再可靠,我们还有谁能相信?

不过,Adam Lisagorr 对 Sandwich Video 的未来仍充满信心:「影片胜过千言万语,前一个钟头对人们来说还很陌生的玩意儿,经过影片的阐释,很可能就会成为他们这辈子再也离不开的东西。」

从对好莱坞心灰意冷的导演,到企图以 app 创业失败,Adam Lisagorr 最终仍旧靠着自己最擅长的影片叙事能力,以及开放的心态,搭上新创公司的火箭。下次再看到他出现在镜头前,可得好好记住他手中正在使用的产品,也许就是下一个明日之星。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