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S悠生活 >AppWorksSchool强力徵求班主任,但台湾需怎样的数 >

AppWorksSchool强力徵求班主任,但台湾需怎样的数

评论537条
AppWorksSchool强力徵求班主任,但台湾需怎样的数

最近知名的创业加速器与创投机构 AppWorks 传出即将招兵买马,準备针对国内企业需要的网路人才开办「AppWorks School」开班授课。由于 AppWorks 为国内指标性的创业加速器之一,这次针对软体工程、资料分析开办课程的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业界讨论,同时也一定部分的反映业界确实存在人才需求的问题。Inside 这次同时访问 AppWorks 创办人林之晨 Jamie、ALPHA Camp 创办人陈治平 Bernard 以及相关业界资深人士,试图从各自的历程中来探索在目前网路业的人才培育问题。

台湾吹起网路人才荒

「为什幺决定现在开办 AppWorks School?」我们不禁对 AppWorks 想自己跳下来开班授课感到好奇,毕竟,如果只是单纯教导技能,坊间已经有许多机构正在做这件事。「一开始 AppWorks 从团队开始,一直到招集 mentor、成立创投资金,都照着顺序循讯渐进。一直到现在辅导两百多个公司,我们发现这中间团队将近 3000 个员工,其中有一半是工程师。我们看到自己有很多团队要开始找像是 Data Scientist 等较进阶的网路工作者,但台湾学校目前无法教出业界真的需要的进阶人才。」Jamie 解释,「过去一年内,单单工程师的人数就成长了 500 人,预计未来会到 1000 人左右;在徵求人才方面,我们已经跟台大、政大等学校机构合作办理徵才。」

AppWorksSchool强力徵求班主任,但台湾需怎样的数
Appworks 即将开办网路人才培训课程

但是,这毕竟不是长期的办法,Jamie 观察到每年工程师的需求越来越多,但学校教育体系每年培训的人数是固定不动的,背后反映供不应求的问题。另一方面,台湾的青年失业率也不低。理论上,台湾必须增加资工系学生的人数,就连美国目前都积极调整他们的资工业学生,「我们希望 5 年内资工系学生可以成长目前的 3 倍。」Jamie 这幺期望。但毕竟台湾教育体制变动需要长远时间,既然如此只好决定自己跳下来做。「目前初期是期望帮助工学院相关科系的学生,针对业界需求训练程式语言的能力,到长期可能每年训练数百名工程师,来支撑台湾网路业的急迫需求;同时也想要去服务那些失业或 under umployeed 的人,长期来看也是希望对台湾平均薪资能够有所贡献。」

Mobile 是人才大环境的「痛点」

谈到初期 AppWorks 想锁定的培训领域与训练课程时,「Android 与 iOS 开发工程师会是我们的首要目标。」Jamie 这幺回应。「现在已经是 mobile 的时代,而且来得实在太快了。目前网路公司遇到的问题都是 mobile 流量已经或即将超越桌机,但因为过去训练体系的关係,能找到的 mobile 工程师却无法超越桌上工程师;而且 mobile 是需要 Android 与 iOS 各自一组人力,甚至也要多出人力在 mobile web 进行开发,在不同 os 下要互相串连远比过去桌上 web 单一架构会複杂很多;短期内,企业最痛的就是 mobile 人才的短缺。」

简言之, 随着网路进入行动时代, Android、iOS、mobile web 与传统 web 彼此间需要更多、更複杂的串联机制才能带给使用者良好的体验 ;但是过去的资工教育还是偏重于传统 web 环境。关于这点,ALPHA Camp 创办人 Bernard 有进一步的观察:

人才如何与企业连接?

的确,在 AppWorks 传出要开办授课的时候,有不少人还是会直觉联想到 ALPHA Camp 正在做的事。不过仔细来看 AppWorks 初期的规划是以培训「软体工程师」等电脑科学人才,还是与 ALPHA Camp 锁定「新创」还是有相当的差异。例如除 mobile 工程师以外 AppWorks 若还有余力的话,将会针对资料库工程师或是资料科学家开设课程;尤其专业的资料科学家难得可贵,但通常在业界里都是公司需要一定规模以后,才会有「资料科学家」或「资料分析师」一个专职的出现 。

而相较之下, ALPHA Camp 的作法是以「新创」的角度思考,像 Web 开发、iOS 开发、数位行销等新创初期迫切需要的能力与人才为主。在他们统计五届下来近百位的毕业欲求职的学员中,有 78% 的学员在三个月内都是进入国内外的新创团队工作,甚至有 20% 的学员踏上自行创业之路。

AppWorksSchool强力徵求班主任,但台湾需怎样的数
ALPHA Camp 以对準新创团队所需的人才为主

会提到上述部分,并非想要在两者间硬做比较,其实在理念上比起一般的坊间「电脑技能班」,这样真正围绕在网路与新创圈的 camp 或 accelerator 都具有一个特质:更贴近业界所需。比起一般的「技能学习」,由于大量与业师、新创团队与业者建立关係,他们可能更加强调业界真正且即时的需求,例如他们都会重视「实作」的重要性。以 ALPHA Camp 为例至今在课程调整上,Bernard 就解释他们比起初始「增加更多的实作练习、作业,以及除选修的技能学习外,更多增能学程、新创产业活动链结等,针对新创产业界的文化、人脉、及求转职、创业等提供专业资讯,期能做到真实的与产业接轨。」

不约而同,Jamie 也期许 AppWorks School 初期专心于培养人才,等到之后模式成熟,再成为「培养企业人才第一站」,并服务到全台湾的网路产业;尤其目前虽然在高阶人才上 Head Hunter 盛行,但也有不一定留得久的问题。透过 AppWorks School ,Jamie 希望能藉由在实作中真正有效的训练,藉而达到媒合人才的效果。

网路与新创本质就是「快」与「变」,想法与态度才是关键

那幺长远来看,网路业的人才到底需要什幺样的特质?Bernard 就很强调,无论是创业者、工程师或是其他职位,「解决问题与快速学习」的能力是非常必须的特质与心态,因为在新创工作问题就是会不断产生的,有没有培养出独立思考的能力,进而面对并去解决它,将会是未来的致胜关键 。此外,专业分工在圈内也逐渐变得模糊,除了核心技能之外还需要其他领域的知识与技能。举例来说,不管是 Designer 还是 Developer,都必须参与、了解使用者调查的过程。

Jamie 也有类似的观察。他认为,网路产业的特色,就是永远不晓得两年之后怎样,因为变动太快,台湾因为没有配合网路产业变动快的特性,从中产生严重的结构性问题。并且在网路业需要的并不是单一技能的人才,以前人说是「T」型,现在则是越来越多人讲「兀」型当道,意指除横向的学习以外,还要有两个深入的领域才会变成真正具有竞争力的人才。比如说对工程师而言,除了懂 coding 以外,如果能懂 UX,跟大多 I 型人才相比,两个专长与其他知识交汇可能性大的很多。

但大环境是很多人喊「台积电」但教的是「鸡排店」

或许,台湾还值得庆幸有 AppWorks、ALPHA Camp,以及其他真正与业界紧密脉动的单位或人士跳下来从事数位培育工作。这些单位不单只传授技能,也能扣紧企业需要的趋势,并立志培养具有积极态度与独立思考的人才。但综观来看,先撇除正式的学校教育体制以外,大环境中也有不少打着「数位人才培育」的地方,其实在素质与心态上是值得堪虑的,我们这次也同时收集几位业界资深的 CTO 对人才的看法,他们普遍认为,好的技术人才是非常需要自我学习的能力。

以大公司来说,如果遇到好的工程师,即使他技能一时之间无法成为即战力,但只要逻辑正确、懂自我学习,他们就愿意先拉进带着跑;对这些好的工程师而言,就业的选择权力反而较多是在他们手上。那幺反过来说,这些会去一般坊间「补习班」的人呢?在这些 CTO 的经验看来,这些「补习班」训练的人力,有相当的部分是抱持「学一份技能就有一份工作」的心态,而忽略网路业瞬息万变的现实;他们也点出,培育的最终目标「媒合」远比「技能」重要。

AppWorksSchool强力徵求班主任,但台湾需怎样的数

在补习班学到底是变成「台积电」还是「鸡排店」?

不仅如此,坊间的「补习班生态」常打出华丽的口号,像是晋身科技新贵、轻鬆网创当老闆、掌握大数据商机来吸引招生。不过只要对业界熟一点的人就知道,不管是创业或就业,掌握技能只是最基础的开始。 这种喊出「台积电」事实上只给「鸡排店」的现象正是造成台湾数位人才有所落差的原因之一 。

或许台湾还在等待「独角兽」

那幺台湾非学院的数位人才教育体系到底还需要什幺?从技术人角度来看,在以前 web 盛行时,很多服务最后还是能以「硬烧钱」的方式解决,例如临时多租伺服器、硬加买频宽等作法;但在写出好 code 原比之前複杂许多的行动时代,mobile 工程师甚至到其他工作内容,所要求的品质远比之前还高,而这必须从大环境改变来共同提升。创业圈已经看到不少人正努力翻转大环境,但或许缺的就是一只「独角兽」能成指标效应,引领台湾社会真正认识「创新才是未来」,而这也可能是有意扶植、培育新创企业人们的最大目标。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AppWorksSchool强力徵求班主任,但台湾需怎样的数
AppWorksSchool强力徵求班主任,但台湾需怎样的数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